为什么中国偏远山村也能上网?

 

在中国和缅甸交界处,我国人口较少的少数民族之一“独龙族”依山傍水而生。由于地处深山峡谷,长久以来,他们几乎与世隔绝,过着原始社会般的刀耕火种的日子。

由于高黎贡雪山常年大雪封山,因此,独龙江乡一年中有大半年的时间,与外界几乎没有任何联系。而村民们也是分散住在各自的“山头”上,遇有重要事情需要开会商议时过去只能依靠“放炮传信”。

如今,独龙族已经彻底结束了“闭门独居”的日子,2004年通了电话,2016年实现了4G网络全覆盖,村民们不仅通过“互联网营销”卖果子、卖草药,还凭借“互联网教育”学习英语,“互联网医疗”足不出户找专家看病……伴随着通信升级,独龙族群众正在兴奋地拥抱现代文明。

独龙江纹面部落村民打电话。 王毅辉摄

从“放炮传信”到整族使用“4G”,独龙族通信条件的巨变成为新中国通信发展的一个缩影。如今,类似的故事正在华夏大地上遍地开花。

工业和信息化部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7月,我国4G基站规模已经超过了456万,位居全球首位。目前,中国已经建成了全球规模最大的信息通信网络,全国98%的行政村都已经通上了光纤和4G网络。

“中国的网络——无线网络也好,固定网络也好,是目前世界上覆盖最好的网络。”采访中,在通信战线上奋斗了50余年的北京邮电大学教授舒华英无不自豪地对人民网记者说。

跨越发展,两大工程,织就新时代深度网络

“楼上楼下,电灯电话”,是新中国成立后人们对幸福生活的向往。然而由于条件所限,我国通信业的发展长期无法满足国民经济发展的需要。

改革开放初期,内地所有地区的电话拥有量加起来还不如香港一个地区的。直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,家用电话仍“一机难求”。据“老北京”姜大爷回忆,早年间,由于供需严重失衡,北京一部家用电话的初装费曾一度高达5000元,而且“起码也要等上个两三年”。

改革开放后,我国大量引进外资。“国外的企业来到中国后,首先要解决和国外的联络问题,或者和合作伙伴的联系问题,这些当时我们还满足不了。”舒华英告诉记者,当时通信条件的落后,成为了制约国民经济发展和对外开放的瓶颈。

“为了解决这个问题,中央下了很大的力气。”电信业因此成为最早开放、引进外资的领域之一,进入了高歌猛进的发展时期。舒华英回忆道,“各地政府都给予了充分的政策支持,通过提供低息或无息贷款,甚至是无偿划拨土地等方式,鼓励通信企业和社会资本介入,共同搭建新中国的通信网络。”

从改革开放到本世纪初,中国的通信业用了20年左右的时间,取得了跨越式的大发展,为我国通信服务的普及奠定了基础。2003年,全国固定电话普及率达到了全球平均水平。

但此时问题来了:农村人口电话普及率远远低于平均水平,仅为城市的1/3左右,而且差距还在不断拉大。

为了不让广大农村在发展中“掉队”,2004年,信息产业部出台《农村通信普遍服务——村通工程实施方案》,以“分片包干”的形式鼓励运营商参与,正式拉开了我国农村通电话的大幕。

经过6年的建设,“村村通电话”工程取得了巨大进展。2010年,随着青藏高原最偏远的1000多个无电、无路村寨结束了与世隔绝的历史,全国正式实现100%行政村通电话。

如果说2004年开启的“村通工程”是通过一根电话线让农民与外界沟通、连接;那么2015年启动的“电信普遍服务试点工程”,则通过光纤和4G把世界展现在农民眼前。

“十二五”以来,以光纤和4G为代表的宽带网络在我国城市地区全面铺开,农村再一次面临落后的危险。为此,中国政府在2013年发布了“宽带中国”战略,提出将宽带纳入电信普遍服务范围,重点解决农村通宽带的问题。

2015年底,工信部、财政部共同启动“电信普遍服务试点”,通过建立财政补偿机制等,支持行政村通光纤、通4G。试点工程启动以来,中央财政资金带动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累计投入400多亿元,支持13万个行政村通光纤和4G建设,其中包含4.3万个贫困村。

目前,我国行政村通光纤和通4G比例均超过98%,提前实现了“十三五”规划目标,并且农村和城市基本上是“同网同速”。

2013-2018年农村宽带接入用户及占比情况

来源:工信部2018年通信业统计公报

献花:0朵
送她鲜花
扔蛋:00000000 个
砸他鸡蛋